tour_1000632.jpg

日期:2016年6月18日(星期六)
地點:幕張メッセイベントホール
座位:Arean 45列20番

當不少人正在澳門觀賞防彈少年團的演唱會之際,我也在地球的另一端(說得好似很遠,其實只是跟香港時差一個小時的日本而已)看了一場精彩的演唱會!那就是Winner的「2016 Winner Exit Tour in Japan」。

其實所謂的「Exit Tour」,也只是「E Tour」罷了。因為2016年已過了一半,說好的「EXIT」計劃,也只是推出了「E」部分,不過是小恩小惠的五首歌(但五首的質素都是非常出色的)。Winner好像一直以來都被討厭的歪雞流放日本,不時在日本開演唱會,卻就是不會好好的回歸一場。唉,不過作為Inner Circle,我早已習慣,也對後續的「XIT」不抱任何期望。總之他們繼續開演唱會,我有機會的就去看,已很心滿意足了(很卑微似的)。

抵達最近會場的車站,放眼望去四處都是人,更有不少男生,正狐疑Winner應該沒有那麼多男飯吧,而且舉行演唱會的會場應該不算很大,該容納不了那麼多人。後來才發現,原來別的會場正舉行日本電音組合Perfume的演唱會,我在車站所看到的人,大部分都不是為Winner慕名而來的。

抵達會場,售賣週邊商品的地方只有小貓三四隻,我看着商品的樣板圖,還未決定買些什麼,已經輪到我了。去年10月,我千里迢迢由東京到大阪看Winner的演唱會,那時已經買了應援燈,今趟自行帶來,所以不用買,那買些什麼呢?我盯着樣板圖,心裏只有一個感想:「好醜。」對,不是說笑,那些週邊商品,除了應援燈比較精美,統統都很醜!什麼T恤、什麼毛巾、什麼裝零錢的包包⋯⋯我全都不想要。我一向喜歡買場刊呀、postcard呀之類的產品,總之有成員美美的樣子可以保存留念下來就會買,但可恨的是,Winner的週邊商品,全是佈滿奇形怪狀的圖案,沒有他們的樣子。不,其實是有的,但那聲稱是一個衣架(?)(誰會想買一個衣架作演唱會的紀念品啊?),加上製作毫不精美。但是,難得來到,不可能空手而回,最後我就買了印有宋旻活和姜勝允的衣架,還有一盒曲奇餅(因為曲奇餅的盒子會附有成員小卡一張,我抽中了宋旻浩)。我默默凝望遠捧在懷中的兩個衣架和一盒曲奇餅,我望不透。我覺得假若回港告訴別人這是特地在Winner演唱會日本場購買的週邊,他們一定會報以恥笑,認定我只是在旺角信和二樓$50元有找的明星相片店買回來冒充一番而已。

努力擺脫週邊商品超醜的哀傷,我進入會場。我的座位是Arena席,即類似香港亞洲博覽會那個企位的坑,只不過那個坑是排滿座椅的意思。舞台有點小,兩邊有延伸的花道,場中也有小小的通道作延伸舞台,我的位置就在那個延伸舞台的後方。換句話說,我與主舞台也算是相隔一段距離,要待他們跑過來延伸舞台,我才能看得一清二楚。不過由於這個場館不算大,所謂的一段距離,其實也不怎麼遠,觀賞期間也覺得ok的。

話說回來,日本場的演唱會唱的是日文版是眾所周知,但由於《EXIT: E》的歌曲早前一直沒有推出日文版,害我還滿心期待難道可以聽到原汁原味的韓文版。誰料就在演唱會的這個禮拜,日文版陸續放送=.=" 我得知那消息時,嘴裏真的按捺不住說了一句髒話。

場內一直放着Winner的歌曲,播放<Just Another Boy>時,突然全場起哄,好像預知此曲播放完畢後,Winner便會登場。果然,燈暗下來,播了介紹成員的片段,他們便出場了。舞台雖小,但佈置甚多,那「EXIT」四個字母的擺設很有型。打響頭炮的是<Love Is A Lie>,副歌部分時,我瘋狂地跟着唱:「Lie, lie, love's a lie/Lie, lie, love's a lie⋯⋯」唱着唱着,頓覺有點不對勁。細看台上,屈指一算,只有四個人。舞台強光的關係,我還未搞懂是誰不見了,說時遲那時快,李昇勳在舞台的上一級升上來,坐在椅上,撐着拐杖,沒有跟隨成員眾人在主舞台中央跳舞,看怕是受傷了。

接着是<Sentimental>。好喜歡這首歌悠閒慵懶的感覺,舞蹈扭臀的動作也十分趣致,身在觀眾席的我也情不自禁地搖曳晃動。

自我介紹環節。李昇勳果真受傷了。其實李昇勳腿傷的事,已不是第一次,不知是否舊患什麼的。他說話時,大家拼命地尖叫應援,為受了傷仍堅持落力演出的他打氣。不知是我在日本獃久了,所以我本人的日語進步了,還是Winner的日語也進步了,總覺得今次他們的日語比上次的大阪場說得好,尤其姜勝允說得相當不錯!他說跟日本的粉絲很久沒見的時候,我心想:「吓?明明你們最常見的就是日本粉絲呢!你們一直都被公司流放日本啊!很有可能跟日本粉絲見面比韓國粉絲還要多呢!」他們又說原來已出道了兩年,老了很多,但我們觀眾卻好像年青了。說得又是,原來兩年呼的一聲就過去了呢,只是他們回歸進度緩慢,才會感覺來來去去只有剛出道的那幾首歌吧。然後又無緣無故說他們的社長老楊很年輕,呸,我才不管他年不年輕呢。

說話完畢,便唱了<Empty>、<Color Ring>和<Different>。我不熟悉日文版,但主打曲<Empty>也總算略略地可以跟着其他觀眾一同應援。李昇勳因為無法參與舞蹈,感覺他更加賣力地rap,我從遠處都幾乎能清晰看見他額頭上的汗珠。

VCR基本上都是他們之前拍下的那個什麼什麼「EXIT Trailer」,就是那個宋旻浩擁着洋妞激吻的片段(播放這段時身邊的日飯紛紛高叫),沒什麼內容,也沒什麼值得細看之處。這正合我意,可以坐下休息,喝喝水、抹抹眼,無須落足眼力費神觀看。

我想說現場的<Pricked>超級好聽!現場的<Pricked>超級好聽!現場的<Pricked>超級好聽!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,是那種CD version也感受不了的感動。韓文版中,副歌「사랑가시」的「시」是唱得充滿感情的;日語版那個位,恰巧又是「shi」的音(有沒有人明白我想表達些什麼?),所以現場聽着南太鉉幽幽地唱出那個「shi」,是會受到莫名的觸動。南太鉉幽怨的歌聲,配以宋旻浩沉重的rap,好似一個人一邊訴說自己的憂傷,一邊強忍心底的怨恨,相互糾纏。最後一段南太鉉的高音聽得人長滿雞皮疙瘩。

之後南太鉉留步,演唱他的個人作品<I'm Young>。南太鉉一向以高音取勝,但論歌唱技巧卻比姜勝允遜色,唱現場時有出現不穩定的狀況,只能靠感情搭救,但這天他的狀態極差,音色清澈亮麗,好比一條筆直的線穿透聽眾的心,零瑕疵。全場觀眾都靜默下來,南太鉉歌唱時微小的呼吸聲,也清晰地在場內迴盪。唱畢,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。

南太鉉離開,宋旻浩出場,我以為他會演唱<I'm Him>,誰料卻響起熟悉的音樂。天啊!是我最愛的<Okey Dokey>!剛才默默地被南太鉉的歌聲打動了的聽眾,頓然瘋狂起來,全場齊聲大叫:「Is that true? Yes. Okey dokey yo!」我個人認為<Okey Dokey>是宋旻浩在《Show Me The Money 4》中最出色的作品。好像較多人喜歡<겁 (Fear)>,但我認為<겁 (Fear)>只屬中上水準,宋旻浩和太陽之間的協調感覺就是缺了點點什麼,反之他和Block B的Zico演唱<Okey Dokey>時,則充滿化學作用,火花四濺。這回演唱會上,他獨挑大樑,散發underground rapper的魅力,完全可以理解到他為何在《Show Me The Money 4》大受吹捧,成為賽前大熱。

之後出場的是一個戴上大帽子、穿着貼滿閃亮亮珠片的連身裙的人。我看清一點,才知道他(又)是扮女人的金振宇,唱的是一首我不認識的日文歌。唱了一段後,姜勝允、南太鉉和宋旻浩都出場,一同演唱,並走在兩旁的花道。待他們抵達延伸舞台,就在我前方之際,我忍不住放聲尖叫「송민호(宋旻浩)」。畢竟我只有一對眼睛,總不可能一眼關七地看清眾成員,於是決定落足眼力注視宋旻浩,好有型的說!另外不得不說Winner五人都比之前帥了很多。

太激烈了。VCR適時地播放,終於可以坐下休息了。

然後solo演唱的是姜勝允。他坐在麥克風前,手捧結他,我正狐疑他要唱什麼歌,他便就要演唱一首從來沒有現場演出過的歌,甚至在韓國本土也沒有現場演出過,而且是一首很久以前的歌,然後他說歌名是「It Rains」。接着,他開始演唱,是韓文歌呢,屏幕也出現歌詞的日本翻譯。我剛開始還以為他是翻唱人家的歌,直至他唱至pre-chorus的部分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就是那首<비가온다 (It Rains)>。當年他剛贏了比賽,進了YG當練習生,便推出這首歌。當時我還不知道姜勝允是何許人也,但我那時就已經下載了這首歌,存在手機裏。與剛才南太鉉的現場,是截然不同的感覺。姜勝允的聲底洪亮渾厚,穿透力驚人,那些香港的藝人在電視籌款節目表演心口碎大石,如果是姜勝允,我相信只要靠他那把壯亮的歌聲,已能把大石一下碎掉。他唱了一半後,放下結他,我心裏嘟囔:「唱半首那麼短?」原來,他拿起麥克風,站出台前,繼續演唱。

然後是聽出耳油的<Baby Baby>。只見台上多了幾支站立式麥克風,便猜得到<Baby Baby>之後唱的是<Tonight>。兩首歌的舞蹈動作大致相同,都是在麥克風前扭腰擺臀,展示誘人的wave。不得不讚嘆他們好似變得帥了,舞蹈也變得比以往更為得心應手,多了一重自然和俐落(須知道舞蹈一向不是Winner的強項)。

李昇勳在自我介紹後已經沒有出場了。自<Empty>開始,他的部分都改為播放CD。正以為他狀態不佳,所以選擇回後台休息,但當到了<But>裏他rap的部分,他終於回來了!以拐杖支撐身子,一瘸一拐地走出來,惹來全場歡呼,並邊唱邊慢慢走到台邊的座位上。撐着受傷的身子,也堅持出場表演,實在值得莫佩!然後<Don't Flirt>和<Smile Again>也激起全場大合唱。

接着的<Immature>和<Just Another Boy>,他們走來兩側的花道和後方的延伸舞台,連李昇勳也努力地慢慢拐着走來,與大家揮手,看得人超感動。

姜勝允帶領大家唱「La La La」,由於「La」太長,大家都沒有好好記住,沒辦法跟着唱,加上他們站在花道上,大家只顧揚手尖叫,忘了開口應援。然後他們唱了一首我不認識的歌,細心發覺,是韓文歌呢!後來翻查資料,據聞是一首叫做<La La La>的未發表歌曲,也有可能會在日後的「XIT」系列推出。不過我早就對他們的「XIT」沒抱什麼期望,看怕這首新歌,久久也未能問世吧。

最後是<Go Up>了,也暗示演唱會接近尾聲了。

等待Encore的時候,大家立即紛紛準備剛才入場時派發的應援手幅,手幅上寫着「まってたよ(기다렸어)」,意即我們等了Winner許久了。但其實我不太喜歡這句話,又是那句,Winner經已不時來日本開演唱會了,日飯根本不用等許久嘛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喔(笑)。然後觀眾又開始合唱<Go Up>的副歌部分。

沒想到Encore的第一首歌是韓文歌,我沒有聽過,但由於演唱時屏幕播放着Winner和一些小孩子玩耍的綜藝節目片段,我便猜想那是那個什麼什麼我沒有看的節目《半月朋友》的主題曲<지난 날>(後來發現果然如是)。然後又重複唱了<Sentimental>和<Immature>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國民男飯

國民男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a Erin
  • 가___시梗係明啦
    本來我好唔鐘意呢種把一個生字斬開兩截的唱法
    但佢唱得好好
    令人毛管動
    日本同韓文一樣有呢個音好正

    題外話
    房旦幾支改日文的曲
    雞同學部份都冇左呢啲同字音
    即刻差好遠呀
    《隱晦啲咁以免招罵⋯
  • i mean佢個「시」音係好似噴氣噴出黎咁好鬼正!

    唔洗驚招罵咁嚴重吧?lol
    改日文係爭啲架啦 我都唔想聽 但有演唱會唔通唔睇咩

    國民男飯 於 2016/07/18 12:3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