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書於2011年7月5日)

Screenshot2011-01-11at234641  

最近追完的一套日劇《Guilty~與惡魔契約的女人》(台譯《魔女的復仇》),真的是久違地令我欲罷不能的日劇!

故事講述十五年前的一椿冤案,讓芽衣人決定將靈魂賣給惡魔,成為魔女!她精心設下所有陷阱,復仇計劃就此展開。跳樓、服毒、上吊……接二連三的自殺事件,矛頭都指向這個女人。

但是當鬱鬱寡歡、失去人生目標的真島,為了追查真相,邂逅了滿心仇恨的芽衣子。即使明知會身陷危險,真島仍然情不自禁動了心。他會成為下一個犧牲品嗎?在命運的交錯下,兩人逐步走向未知的結局

人性醜惡、黑暗復仇……這些題材一向是我的至愛,《Guilty》的故事設定簡直為我度身訂造。初時單看劇名,還以為菅野美穗飾演的芽衣子真的與惡魔進行了契約,還以為該劇會加入奇幻元素呢,幸好那只是個比喻罷了。

除了題材,其次吸引的就是卡司陣容。

我之前未看過菅野美穗扮演奸角,本身她的外形和聲線就不像陰險小人,這次演繹定必帶來驚喜。而一向瀟灑有型的玉木宏,摒棄了千秋王子的形象,飾演爛笪笪的頹廢警察,又是另一個突破。唐澤壽明一出場的離奇怪笑,而表明他的角色有點瘋癲和變態,合起來已經三個吸引之處了!反而一向冷艷、高傲的吉瀨美智子,在《Guilty》仍是飾演此類角色,對她而言駕輕就熟,爆點欠奉。

基本上如果事前不知道故事設定,菅野美穗一出場,該沒有人猜到她是奸角。她把芽衣子那種雙重性格,演繹得對比鮮明。上一幕還在照顧狗兒,說出禮貌周周的高頻聲調,下一秒鐘已經進行復仇計劃,眼角透露寒光,嘴角輕揚,輕描淡寫足以撼動觀眾的心。

我覺得菅野美穗做奸的時候,有些語氣和表情明顯是刻意流露出來的,很chok的模樣,而且每集冷笑都是這副樣子。在狠毒的部分,還有每次復仇時的怨恨,她其實可以多加工夫,做得更有層次,那就不會予人一式一樣的感覺。不過芽衣子本身就不是壞心腸的女人,只不過有極大的委屈,卻訴諸無門,才扭曲了心態。這柔弱的一面自然是菅野美穗的拿手好戲,成功感染觀眾。換作我是芽衣子,我也會報復!

玉木宏的造型突出,但演繹的方式還是相差無幾,都是平板地強悍、大義凜然,不惜鋌而走險那樣吧。吉瀨美智子也是沒什麼驚喜演出,不過她被開槍擊中時,真的替她不值,明明剛強的她理應可以制服犯人的嘛,怎麼讓對方反佔先機?

唐澤壽明每集出場次數和時數均不多,但每一出場就令人留下深刻印象。他瘋狂的行徑,絕對為黑暗悲傷的《Guilty》添上一點玩味,不過略嫌我不明白他傻笑幹什麼,是因為角色本身是這樣,還是劇集刻意加添的東西,讓人看到這角色的瘋癲呢?雖然劇本對唐澤壽明飾演的堂島的描寫不算深入,但看了結局他犧牲自己、成全芽衣子的復仇計劃,委實賺人熱淚,好慘啊~

比芽衣子還要陰險的大反派宇喜田,由吉田鋼太郎演出,就是在背後操縱一切(其實不是)的小人。好喜歡他與芽衣子對峙的一幕,兩個奸人冤家路窄,擦出的火花特別猛烈。不過我始終不明白,宇喜田平時謹言慎行,不會讓人發現自己幹過的壞事,怎麼這麼容易就給真島找到痛腳,迫他停職?

另外一個飾演變態殺人犯溝口的金井勇太,真的演得很變態呢,我在電腦前也不住發顫。尤其是他的笑聲,真的好想殺死他!

Guilty》的劇本寫得非常出色,很久沒看過如此蕩氣迴腸的日劇了(我承認,《Last Friends》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沒有日劇能夠取而代之)。先不計較芽衣子的復仇計劃可能有些值得質疑的地點,例如怎麼會用自己手機致電復仇對象,但其他情節,包括芽衣子的報復進程和動機、過去和與真島的情愫,幾乎是滴水不漏的。

我最怕看男女主角明明互無關連,劇本卻硬要安排他們相愛的情節,好像電視台劇集似的。可是,《Guilty》中芽衣子和真島的情意,一點一點地累積,每集都為他們的關係帶來新的衝擊,令他們相互之間的依存感多了一分,到了最後方才發現離不開對方。那種層層推進的關係之建立,看得人感觸萬分,結局其實幾慘。

劇本另外做得好的地方,是角色設計。就算芽衣子進行再多的復仇也好,觀眾也不會不喜歡她,反而覺得復仇對象才是真正的壞人,把芽衣子逼入絕境吧。所以每次復仇對象死了,觀眾會覺得心涼,尤其是最後幕後主腦揭盅的一集,把三澤準引到陷阱,活生生地浸死他,令他呼天不應、叫地不聞,還要遭到芽衣子諷刺︰「我在監獄時也是這樣吧。」大快人心!簡直要開香檳慶祝!

我看到一半,以為《Guilty》每集都是向一個人復仇,但到了一半後,劇情開始發生了變化,不再是單獨個別地報復,而是對十五年前冤案的真相抽絲剝繭,剎那間變成一齣懸疑片。雖然這不像警察推理劇,觀眾不可投入齊齊查案,但情節的出人意表可說殺了觀眾一着——原以為溝口只是一個跑龍套,沒想到這角色會再度出現。還有其他始料未及的情節︰芽衣子和溝口合作,芽衣子和三澤合作,芽衣子擺了宇喜田一道……

不過最終回不知何解揭露了一件事——唆擺三澤準向蛋糕下毒的竟是芽衣子的老闆琴美,琴美誠懇地道歉。我覺得這劇節可有可無,我覺得編劇是想硬塞個每集都出現、卻沒人會想到的角色,作為整件事的知情者,令情節出乎觀眾意料之外。但這一點都不爆,因為琴美又不算是真正的策劃人。要不刪除這段情節,要不一早把琴美設定為幕後主腦,出來的效果會更佳。就像篠原涼子的《Unfair》一樣,幕後主腦是瑛太的那種震撼程度(不過琴美始終是配角,《Unfair》中瑛太是男主角,最後發現男主角竟是幕後主腦,不震驚是騙人的)。

良心の呵責に苦しむのは人間だけ、悪魔に罪の意識など存在しない。
(只有人類會受到良心的譴責,在惡魔的意識中並沒有罪惡一詞。)

Well, 我覺得《Guilty》沒有呼應到這句開場白囉,全齣劇從沒提及過「罪惡感」這回事。

 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國民男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